当前位置:东孚网>文化>国博讲堂︱郑岩:十件器物里的中国美术史

国博讲堂︱郑岩:十件器物里的中国美术史

2019-11-08 20:34:33   【浏览】1529

[编者按]由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院主办的国家博物馆讲堂,为了推广公共考古学,推出了一系列名为“考古学家”的讲座,邀请考古学家分享他们的考古经验,分享考古成果,普及考古知识。这是这一系列讲座中的第三次,是根据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教授阎正先生8月23日在国家博物馆演讲厅所作讲座的抄本。

博物馆是历史和现实之间的桥梁。今天,我们从博物馆挑选了10件文物,从10个角度进入博物馆,讨论如何观看博物馆的文物。在这里,我们借用文学理论中的“细读”概念来仔细“阅读”这十种工具。

讲座现场(霍宏伟拍摄)

1.新石器时代大汶口文化的白陶——艺术的起源

一是国家博物馆展厅中的大汶口文化白陶王,这是大汶口文化的典型器物。我们从考古学的一般背景入手,在此基础上,从艺术史的角度推进我们的理解。

白陶王;14.8厘米高;新石器时代的大汶口文化;1959年山东泰安大汶口出土(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考古学中有一种叫类型学的基本方法,即根据文物的形式排列大量的文物,以探索它们的年代关系和演化规律。其基本理论前提是,人造物体的变化与自然界的生物进化具有相同的规律,这一规律可以通过大数据分析来观察。尽管这一理论前提在今天看来相当传统,但类型学仍可在一定范围内继续使用。结合类型学,我们仍然可以观察到艺术变化的总趋势。在类型学研究的基础上,我们将分析甘涛的演变过程,思考“艺术的起源”问题。

大汶口文化主要分布在山东。让我们从山东最早的陶器开始。在山东,从8000年到7000年前的早期陶器是这种圆底锅的典型代表。它易于放置,可以直接在地面上挖一个浅坑。加热时,它由三块石头支撑。后来,一位智者发明了三只固定在底部的陶脚来支撑它,这就成了陶鼎。为了防止它太热而无法处理,请添加另一个句柄。一个节点的句柄很容易被破坏,并且有两个节点。它有一个被称为“流动”的尖嘴,以便于倒出液体。后来,下脚变成了一个中空的袋脚,以增加液体的体积和加热面积。这种形状可以称为王。一些陶瓷手杖被发现有水垢,这表明它们是用来烧水的,但其他的发现了原酒的痕迹。

按照实践的原则,早期陶贵的发展轨迹是缓慢前进的。然而,我们注意到这些物体对颜色也非常挑剔。首先使用红色陶器,然后高岭土被烧成白色,这是非常美丽的。工匠在拼接时会遇到技术问题。当腹部上下部分拼接时,在关节不好的地方会有痕迹。工匠们会用泥摩擦泥条并粘在上面,然后用手指按压,形成一排小巢。后来,他们可能会认为这一排小鸟巢非常漂亮,所以他们把它作为装饰。起初,是为了坚定,后来是为了美丽。考古报告称之为额外的一堆谷物。

山东章丘西河遗址出土的陶壶(约8400-7700年前)

山东邹城叶店出土的丁涛

山东莒县凌阳河遗址出土陶澧

也许有一天,工匠会认为这个器皿像一只鸟,然后它会看起来真的像一只鸟。我们可以看到这只陶制器皿的背面描绘了一对翅膀,这只增加了一条短尾巴,其他的形状都像鸟一样。这些鸟的形态可能与它们的信仰有关。山东靠近大海,崇拜鸟类。直到汉朝,人们仍然相信太阳是由天空中的鸟携带的。在《左传》中,孔子和谭子少谈及对鸟的崇拜。就这样,人们的想法开始通过这些工具的形状表现出来。

山东长岛大黑山岛北庄出土的鸟形

涛哥发展到这个阶段是一件艺术品。关于艺术的起源有许多理论。我们在这里通过工具观察到的至少是一条值得注意的艺术发生之路。

2.新石器时代山东龙山文化高柄薄胎黑陶——文明的先驱

当我们谈到中国文明时,首先想到的是商周时期的礼乐文明。“仪式”与宗教祭祀有关。"在丈夫仪式开始时,所有的食物和饮料都开始了."上帝和祖先不得不吃喝,日常生活中的食具逐渐变得高贵,进入了早期的仪式体系。李是中国文明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象征。

这是山东新石器时代龙山文化国家博物馆收藏的一个高柄黑陶高脚杯,与现在的高脚杯形状相似。但是它的材料是普通的土壤。它最薄的部分,如口边,是1-2mm,考古学家称之为“蛋壳陶器”。

高把手薄轮胎黑陶杯;身高18.5厘米,口径14.5厘米,脚径6.3厘米;新石器时代的龙山文化;山东交县三里河出土(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这是一个杯子,但它不是一个普通的杯子。它在制造技术、工艺和材料上非常特殊。我的老师刘敦伟先生解释说,这种陶器代表了“原子弹”,这是当时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最高成就。刘还提到,这种陶器也有其致命的缺陷,即它违背了陶土的性能,所以它只存在了很短的时间,很快就消失了。

大约4000年前,能够拥有这些东西的人是不寻常的。我们可以想象社会开始发生变化。早期国家的形式已经出现,这些工具在这个时候发挥了重要作用。应该强调的是,这些器物不仅是由各种外部社会因素决定的,而且艺术的力量也参与了整个社会的发展,并在这个文明的成长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3.尚慕斯吴鼎——权力的形态

欧洲青铜器首先被用来铸造生产工具。中国的情况不同。首先,中国为宗教祭祀和战争制造青铜礼器和武器。

慕斯五鼎是迄今为止已知的最大青铜器。学者们过去把它的碑文解读为“慕斯e”,国家博物馆采用的“继母e”是另一种解读方案。考古学通常在类型学的框架内研究这项伟大的工作,技术史也讨论过它。艺术史的研究还没有完全展开。

慕斯·吴丁;高133厘米,长112厘米,宽79.2厘米,厚6厘米,重832.84公斤。商朝(大约公元前16-11世纪);1939年河南安阳武官村出土(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在我看来,它的形状完全是建筑语言。下面的四根柱子四周都像墙。它特别强调外部轮廓线,而中心部分是空的。它的边缘轮廓清晰,留下一片空白。它的光泽和材料本身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了图案。图案只是一个边框,就像一个相框,但这个相框里什么也没有。

司马武定测绘图

慕斯武定是一个相对保守的模式,更继承了商代早期的传统。拐角叶片边缘的最初功能可能是覆盖铸造接缝。但是在这里,它使边缘线更加突出。这个三脚架不是圆的。它的方形和醒目的轮廓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力量感。

丁最初是用来做肉的,但是慕斯·e·丁到底是做什么的?我找到了一张地图,你可以注意到它的鞋垫有四个直接通向脚的小圆孔,也就是说,它的鞋垫不是平的。如果你想煮东西,它会漏出来,所以不实用。慕斯五鼎可能已经失去了它的实用功能,就像蛋壳陶杯一样,它在仪式中作为观赏对象的功能远远大于沸腾。

我所说的不需要通过太多的外部知识来发现,而是可以通过我们的眼睛来观察。参观博物馆时,每个人都应该少用眼睛。艺术史不是从阅读文字开始,而是从观看开始。我们发现问题,提出问题,观察形式的内部特征,找到视觉的逻辑,辅之以其他信息,如甲骨文、文献等材料来寻找解释的线索。

4.尚杨斯方尊——古典之光

第四只是大家都熟悉的四只羊方尊。

方尊,四只山羊;58.3厘米高;商朝(大约公元前16-11世纪);1938年湖南宁乡岳山铺出土(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让我们比较这两个物体,一个叫尊,另一个叫顾。陕西省发现了一个所谓的“古”,上面刻着“通”字。我们不在乎它叫什么,这两个是方形的酒器,它们有明显的共同点,有像角一样的方嘴。为什么是方的?很少有人问这个问题。“方”在商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商代甲骨文向“四风”献祭。太阳从哪里出来和落下,河流如何流动,风如何吹都非常重要。为了把他们的首都设在某个地方并选择一个城市遗址,商朝人首先必须有一个地点,工具也是如此。

河南安阳郭家庄160号墓出土的龙青铜方骨

当我们看四个羊广场雕像时,我们经常忽略两边两个羊头之间的小龙头。龙是神圣的动物,而羊很普通。神圣的动物被四只羊抢走了。我们只看见四只羊,看不见四条龙。四条龙是通常的做法。四只羊同时跳了出来,这一点尤为突出。还有另外两个例子,大英博物馆和日本的双羊佛。这两件的形状有点不同。它们以不同的方式处理。

大英博物馆双阳尊(左)和日本金根艺术收藏品双阳尊(右)

考古学描述一种工具,经常说工具的嘴和脚是怎样的,这是工具的拟人化。古人把羊的腿放在工具的腿上,人们也把工具想象成生物。

四只山羊尊重脚

请注意四个羊广场雕像脚中间的叶子边缘。这原本是一种传统的装饰,但在这里却至关重要。它给我们一种错觉,以为我们看见了一条羊腿。我们几乎很难发现我们面对四只半长的羊,我们认为我们已经看到了四只完整的羊。部分原因是标题边缘使用我们的视错觉,通过抽象的线条给我们一个图像和非图像之间的模糊概念。此外,另一只相邻绵羊的前腿也将被我们借用作为这只绵羊的后腿。

在这件令人惊叹的艺术品背后,一定有一双独特的手和一个独特的大脑来控制这些手。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从事物中看人”。虽然我们不知道工匠和设计师的名字,但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语言,听到他们的声音,知道他们的思维逻辑。

5.西汉长信宫灯——人民舞台

长兴宫灯是一盏青铜灯,与前面提到的青铜器大不相同。在商周时期,青铜被用来铸造礼器和武器,但在汉代,它被用来铸造日常用品。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此时,中国已经走出青铜时代。虽然青铜仍然存在,但它的作用是不同的。

长信宫灯;48厘米高;西汉(公元前206-公元24年);1968年河北满城墓斗湾墓出土(河北博物馆藏)

长新宫灯的外面是镀金的。我们在西木五鼎看到的青铜本色曾经是如此高贵的材料和颜色。到汉朝时,人们已经不满意了。这是青铜时代的出口。这种退出也反映在题材的不同上。在过去,我们可以看到工具上描绘的许多神,而不是普通人。另一方面,长新宫灯代表宫女,它在形式上和日常风格与趣味上都是完全现实的。

在传统的商周青铜器中,图像很少。在古希腊、罗马和埃及艺术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高大的纪念碑雕像。在中国,牺牲的对象是无形的,甚至更有尊严。这种精美的青铜器是献给上帝或祖先的,但他们的形象是看不见的。汉朝发生了变化。人们不知道皇帝的样子,但他们可以表现出普通宫女的样子。

宫女的表情

宫女的表情也值得研究。汉代的陶俑表情非常夸张,但小女孩的脸很安静,几乎看不见表情。一些教科书说这个小女孩“眉宇间带着被奴役者的痛苦表情”然而,我有另一种猜测:她细长的眉毛,中间稍微弯曲,应该是文学作品中提到的皱眉,意思是皱眉或皱起眉头。在当时人们的眼里,这是一幅美丽的画面。

长信宫灯有两种身份,一种是灯,另一种是室内装饰。当灯真的亮了,没人盯着它看,所以人们就消失了。白天,当灯不再亮时,人们就会出现。它在晚上照在我们身上,我们在白天看到它。

6.北朝青瓷上覆盖着莲花——天空布满了鲜花。

中国人很晚才发现植物的美丽。新石器时代彩陶上有花瓣图案,但不多。春秋时期,曾仲赞方壶的顶部像一朵花。这仍然是从抽象到现实的过渡。我们在这座北朝莲花雕像上看到的是一朵花瓣状的莲花,上面覆盖着一层层羽毛。

曾钟毅的父亲方虎;66.7厘米高;春天和秋天;湖北省景山县1966年出土(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青瓷上覆盖着莲花。身高63.6厘米,口径19.4厘米。朝鲜;1948年河北省泾县冯氏墓出土(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青瓷雕刻莲花花瓣图案支撑灯;总高度为19.7厘米,口径为15.5厘米。南朝都在一起;1975年江西吉安南岐墓(493)出土(江西博物馆藏)

有人认为这种青瓷雕刻莲花花瓣图案的支架是用来喝茶的,但事实上茶在当时并不流行。我感兴趣的是它身上的装饰。有了这些花瓣,上面的碗变成了莲花,下面的灯变成了另一朵花。这实际上是一个双层花瓣。当人们拿着这个器具时,一朵花在他们的手掌上开放。莲花是佛教的象征。自从佛教传入中国,我们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工具已经改变了。

八棱净水秘密彩色瓷瓶;高度21.5厘米,口径2.2厘米;唐(618-907);1987年,陕西扶风法门寺地下宫殿(874年)出土(法门寺博物馆收藏)

人们以各种方式使用莲花。上面的图片是所谓的秘密彩瓷。这个器皿太简单了,因为它是用秘密的颜色赢得的。为了突出它的质感,没有太多的装饰。然而,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它实际上是一个没有完全开放的倒芽。我们可以看到非常微妙的尖锐,微妙的线条,恰到好处。

后来,莲花的意思继续延伸。当我们说“莲花出水”和“淤泥不染”时,我们有一个更世俗的含义。山东明初,元代大画家钱选的这幅白莲花画在朱坛墓中出土。钱选是蒙古统治下前王朝的残余。钱选择了一种很淡的颜色和一朵很淡的水墨画花,他必须仔细区分它,就像在雾和雨中看一朵花一样。它没有宗教色彩,而是知识分子的自画像,是作者个人精神的表达。

钱选的白莲花图

7.唐·沈木·金饰——美的胜利

第七件事要谈的是一个唐朝美女的雕像。

木质身体、锦衣、女人偶;29.5厘米高;唐(618-907);1973年新疆吐鲁番阿斯塔纳张雄夫妇墓出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藏)

公元688年,长安的官员张怀集买了一个漂亮女人的雕像。她的皮肤是由泥土和木头制成的,但是她的衣服是由各种丝绸制成的。她看起来像隔壁的一个女孩,有一个双环发髻,扑粉的脸,一张像红樱桃一样的嘴,一条又宽又长的黑眉,这在当时是一种新的时尚。唐诗说:“一旦新妆被扔掉,六宫就会争着画黑烟眉。”她的前额闪着光,双颊通红,双颊涂着化妆品。她当时穿的衬衫、裙子和褶皱是典型的三件套西装。这件衬衫的袖子是用绿色丝绸做的,前后翻领是用双面锦缎做的。蛋糕上的糖衣是一个完整的珠子图案,来自波斯萨珊王朝。红色和白色相间的高腰拖地碎花裙。丝绸是草绿色的,裙子上覆盖着轻纱。她的腰带是我们见过的最早的司空,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工艺。

张怀集的父亲张雄是高昌国的一名高级官员,几年前去世了。这时,因为母亲去世,张怀集订购了这些随葬品。从长安出发,我们到达了4500英里外的高昌市,也就是今天的吐鲁番。由于吐鲁番干燥的气候,这个丝绸和木头制成的雕像被保存了下来。

汉代艺术中有许多女性形象,但它们往往储存在儒家道德故事中。例如,《妇女传》中有一个故事说一个女人非常漂亮。丈夫死后,国王多次派使者求婚,但她坚持要庆祝这个节日。她别无选择,只能用刀割掉鼻子。这个故事可以在汉代的五粮寺找到。后汉书《梁皇后传》中提到,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皇后经常阅读“女性人物专栏”。然而,宋洪专提到汉朝光武皇帝刘秀偷窥屏幕上女人的照片,这激起了宋洪专的大怒,他说:“没有人比淫荡的人更高尚!”可以看出,当时人们不可能完全是艺术上的美女。

山东嘉祥东汉(151)武良祠堂梁高星画像

在唐代,工匠们会在没有儒家道德约束的情况下直接画出漂亮的女人。这些小女孩非常漂亮,甚至性感。在这个时代,儒学衰落,佛教繁荣,外来文化大量进入。这时,美容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的做法,审美功能已经压倒了宗教功能。这是美的胜利。

8.唐图花鸟纹的珍珠母画铜镜——悠悠看南山

学者们有他们自己的方式。如果他们对现实世界不满意,不能回到天堂,他们可以离开这个世界去山里隐居。带一架钢琴和一壶酒就足够了。

这是郭波收集的一面铜镜。它由复杂的技术和材料制成。珍珠母——也就是说,大贝壳切割出各种各样的图像元素,并用大颜料将其粘贴在青铜基板上。

人物花鸟纹画了一面铜镜,背面是珍珠母;直径24厘米;唐(618-907);1955年,河南洛阳建新园墓(784)出土(中国国家博物馆)

考古学上发现的最著名的隐逸艺术作品是南朝墓中的竹林七贤和荣奇砖画。国家博物馆的“古代中国”展览中有一套拓片。竹林七贤都是行为怪异的文学家。他们中的一些人叛逆,与主流意识形态保持距离。“他们教得越有名,就越自然,”但是这些名人在艺术上很受欢迎,甚至像他们这样的皇帝。南朝帝王陵墓中这些壁画的基础可能是由著名艺术家创作的。

南京西山桥公山南朝墓壁画(下)

学者的价值观往往非常特殊和个人化,但他们占据着精神的制高点,所以他们的追求将引领整个社会的时尚。在唐代,一些诗人用最华丽的语言吟唱这些非凡的隐士,如赵霖的一首诗。这样,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这面铜镜上的图片如此华丽,材料如此多样,技术如此复杂。这是俗与雅的转换,历史上有许多这样的例子。众所周知,苏轼的绘画是对宫廷绘画和专业绘画的反叛,但这种人人模仿的非常个人化的风格将成为陈词滥调。

9.唐彩陶“山尊”——躺下来游泳

这是洛阳市博物馆收藏的一件小的陶罐,高14.2厘米。这件罐子的外壁画了一幅山水画,是偃师南缑氏镇唐恭陵哀皇后墓出土的。恭陵为太子李弘墓,弘葬于上元二年(675年)。次年太子妃裴氏亡故,垂拱三年(687年)陪葬恭陵,九年后追谥“哀皇后”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 pk拾 pk10开奖 一定牛彩票网

上一篇:十一票房大卖 开盘影视股狂跌 所为何?
下一篇:周鸿祎:做企业完全不谈钱是虚伪